山东“十强”产业解析:打造国之重器 挑起山东担当

2018-07-17 09:00:00 来源: 大众日报 作者:

  山东动能转换“十强”产业解析·高端装备篇

  装备产业是国民经济的基础性、战略性行业,高端装备是典型的“国之重器”。山东是装备制造业大省,2017年全省装备制造业销售收入3.86万亿元,占全省工业的27%,规模居全国第3位。但比起广东、江苏等装备产业强省,山东的装备制造业仍存在高端装备占比不高(占27%左右)、电子信息装备占比低、本土配套率有待加强等短板。打造高端装备产业和产业集群,任重道远。

  自主创新,“龙头”和“龙身”需要密切协同

  6月19日,在青岛市城阳区棘洪滩“动车小镇”,一片3万多平方米的土地上施工热火朝天。这里正在建设的是国家高速列车技术创新中心,2020年,这里将开出时速600公里的国产高速磁浮列车样车。

  中车青岛四方机车车辆股份有限公司,是当之无愧的中国高铁“龙头”,中国近一半的高铁列车出自这里。但从跟跑到并跑、领跑的路上,仍有不少关键技术亟待突破。据今年3月中机产城规划设计研究院编制的《世界动车小镇总体概念规划、产业规划》对产业的诊断,青岛市在机车车辆等主机产品生产制造领域取得了显著成效,但轮轴、牵引传动系统、网络控制系统、制动系统等关键系统和核心零部件研发基础薄弱,仿真设计、试验验证等产业技术开发条件不足,技术创新体系建设和人才队伍培养亟待加强。

  除了“龙头”要不断创新求强,“龙身”配套也要跟上。记者了解到,中车四方高铁产业链上有约600家企业,青岛市目前汇聚了四方车辆研究所、康平铁科、海信网络科技等各类零配件供应商120多家,产业总规模超过800亿元。龙头企业的带动能力,本地配套率在我省装备产业集群中都是佼佼者。但即便如此,因为配套企业分布在城阳、市北、高新区等不同区域,且大多数规模较小,技术含量偏低、核心系统配套少,上下游协同创新仍有提升改进空间。

  “龙头”和“龙身”需要密切协同,共克难关,中集海洋工程研究院有限公司副总经理滕瑶对此深有体会。他说,一台半潜式钻井平台“蓝鲸1号”价值7亿美元,比2架空客A380的售价还高。因为用于深海作业,用户对设备可靠性的要求极高,很难信任新产品。

  “每一个部件我们和合作伙伴都要经过2-3年的共同研发,又要对用户做大量的说服、试用工作。”滕瑶说,就这样一点一点地研发,中集来福士用10年左右时间,带动莱钢、青岛海德威、上海通导等中国企业“上船出海”,有的已成长为国际级用户的合格供应商,这也让中集来福士成本大为降低,可谓双赢。

  滕瑶说,海工行业的配套产品和设备用量小、要求高,配套企业要挤入这个“朋友圈”,需要付出大量耐心和坚持。他建议,虽然“龙头”找“龙身”是双方的天然需要、市场行为,但也需要政府的恰当引导,应鼓励、资助上下游企业共同研发、取得突破,让双方的连接更为紧密,共同提升国产装备的国际竞争力。

  举“重”若“轻”,软实力也要硬起来

  创新是引领发展的第一动力,但在重视自主创新的基础上,善抓市场,善用工业设计、“互联网+”等手段提升自身软实力,也是装备制造业加速新旧动能转换的一个窍门。

  传统装备制造业通常给人“粗老笨壮”之感,而济南邦德激光股份有限公司却给人时尚轻盈之感:厂房装修清新、机床设计时尚,厂房内基本都是装配作业。邦德激光常务副总经理徐猛告诉记者,公司抓住“微笑曲线”两端,自己只研发制造自动调焦激光头等少数核心部件,自主开发操控软件,其他大部分部件靠外协采购。但因为抓住了核心环节,公司生产的激光切割机床等产品保持了30%的毛利润率,远销140多个国家和地区,业绩最近3年都以3倍的速度成长。

  邦德激光非常重视工业设计等软实力建设。记者在车间看到,机床的操控面板是竖版圆角的手机式样,电气柜做成音箱式样,漂亮轻盈。徐猛说,2016年邦德激光的板材专用激光切割机外观设计获得中国工业设计界的奥斯卡——“红星奖”。在销售上,邦德激光也很新潮,他们摒弃了设办事处、抱着样本册上门推销的老办法,转而在网上投放搜索引擎广告,在阿里巴巴上开网店。通过互联网推广,他们把业务做到全世界。

  利用“互联网+”帮助传统装备制造业实现新旧动能转换,是一个行之有效的新思路。阳谷电缆集团成立32年,一直没有解决“自动排线”难题,这也是一个行业难题。在车间里记者看到,生产线末端总有一个工人站在转动的绕线盘边,扶着电线使其缠绕均匀。工人一站就是8个小时,劳动强度大不说,一旦困倦松手,还容易发生危险。

  一次对接会上,阳谷电缆相关负责人听说烟台杰瑞集团创建的橙色云设计有限公司,可以通过互联网技术整合全球资源解决制造业难题,就把包括“自动排线”在内的20个难题,一股脑打包“甩”给了橙色云。仅用了1年时间,第三代样机已经在调试,这一难题的破解成功在望。

  橙色云设计有限公司事业部总经理翟启锟告诉记者,橙色云成立2年多来,已经快捷、高效地帮助阳谷电缆、冰轮集团等公司解决了十几个“痛点”,还有烟台正海、东方电子等公司委托的几十个难题正在攻克中。橙色云刚刚交付给烟台石川密封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的新生产线,实现了发动机隔热罩生产的无人作业,攻克难题只用了5个月,石川公司花费不到200万元。

  优势产业集群需要“妈妈式”培育

  要推动新兴产业快成长、上规模,就要大力培育现代优势产业集群。在这方面,我省不少地方使出了“妈妈式”的耐心和劲头。

  6月21日,滕州市机械工业协会党总支书记周广庆陪同当地17家机床企业,赴北京参加即将召开的中国国际机床工具展览会。企业参展的花费,政府报销一半。滕州中小机床产业集群是国家新型工业化产业示范基地,拥有机床企业338家,2017年集群主营业务收入702亿元。枣庄和滕州在推进该集群的新旧动能转换上不遗余力。去年,滕州与北理工、北航合作成立北理工鲁南研究院、北航机床创新研究院,引领当地企业发力高端。日前,枣庄市在滕州举办“千人计划专家枣庄行”高端装备专场,当地8家企业签约了9位专家。他们还高规格编制规划,委托中国机械工业联合会编制《枣庄市高档数控机床产业基地实施方案》《滕州市装备制造业新旧动能转换发展规划》,前者将纳入省发展规划的盘子。

  当地政府重视补链、强链。周广庆介绍,以前滕州的铸造能力不足,60%-70%的活件要外出铸造。政府鼓励威达重工建设年产10万吨的高端耐磨铸造项目,目前即将投产。

  政府还对数控系统、丝杠、主轴等当地供应链“短板”加大布局力度,提高本地配套水平。一系列措施下来,今年一季度,集群主营业务收入、利税都实现了两位数的增长。

  在诸城,围绕迈赫机器人自动化股份有限公司,2017年当地规划了“机器人特色小镇”,拟将这个新兴产业做成集群。迈赫所在的老工业园已经被企业占满,为给新兴产业腾出空间,诸城成立专门班子,把迈赫东邻的避风港门业公司闲置用地从官司缠身、欠缴税款的困境中解脱出来,用于迈赫扩建,目前项目已建成投产。政府还将周边的外贸养鸡场、奇工机械等企业的低效用地收储腾退,千方百计筹集了约500亩土地,满足集群的近期建设需求。

  在潍坊高新区,盛瑞传动股份有限公司已经从两年前的“一枝独秀”,变成了“1+10”:盛瑞传动8AT配套产业园已经开园,总投资33亿元的10家配套企业签约入园,其中5家已投产运营,涵盖了壳体、阀板、齿轮等核心零部件。潍坊市要将该园区打造成国际知名的自动变速器研发制造基地。为缓解盛瑞的资金压力,园区由高新区管委会直属的国有控股公司采用工业地产开发模式自筹资金、带资建设;潍坊市还出台支持意见,拿出了多项高含金量的招商优惠政策。盛瑞传动相关负责人满怀信心地告诉记者,下一步,产业园布局将逐步实现拓展,2020年成为百亿级的产业基地。

  但在培育产业集群过程中,也仍有不少问题。其中一个重要问题是人才。如在滕州中小机床产业集群,当前数控机床企业技术工人特别是高级技师十分短缺,已成为制约产业转型升级的重要因素。周广庆建议,希望省、市有关部门培养更多的高级技术工人,做好职工的继续教育,同时为高级技工创造良好的发展环境,提高他们的职业认同感和成就感。

  装备制造业还面临不少共性关键技术难题。如工控软件,每个企业进行智能化改造都绕不过,单个企业开发又费时费力,适合行业抱团研发、共享。但目前政策对行业公共服务平台的支持力度不大,很多行业公共服务平台难以发挥作用。省机械设计研究院院长林江海建议,政府应更有针对性地对重点公共服务平台大力扶持,打破中小企业各自为战的困境,帮助企业以更低成本完成新旧动能转换。(完)

初审编辑:

责任编辑: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