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就是东营|东营佛头黑陶:土与火的艺术

2019-12-26 08:38:00 来源: 大众网·海报新闻 作者: 唐梦琳 李乃馨 王艺霏

  大众网·海报新闻东营12月26日讯(记者 唐梦琳 李乃馨 王艺霏)走过千山万水,九曲黄河裹携了一路沧桑与辉煌流经至此,为了完成与大海的惊艳融合,她放缓了步履,大量泥沙淤积沉淀,经过岁月的酝酿和风雨的剥离,最细腻的黄河红胶泥成为母亲河对沿岸儿女最后的馈赠。六百年来,位于东营市垦利区胜坨镇的佛头寺村则运用土与火的艺术,用指尖描绘细密纹路,凝聚成大器、古朴、内敛的器物——佛头黑陶。

  “色如墨,声如钟,薄如纸,亮如镜,硬如瓷,掂之飘忽若无,敲击铮铮有声。”短短27个字,将佛头黑陶的特征诠释的淋漓尽致,而这一切的形成归功于天然又独特的红胶泥。“黄河流到东营,沉积下来的都是最细腻、优质的泥,只要有水、有土,手艺人就能活,我的老祖宗也是看中这一点才选择定居在这里的。”佛头黑陶第二十七代传承人李建兴说。

  据史料记载,佛头黑陶系李元通、李元成于明洪武二年(1369年)自山西洪洞县移民至黄河口时带来的祖传技艺。修建茅屋,挖土筑灶,至于生活所需的器皿便直接用黄河边的淤泥烧制。历时600余年,制陶技艺几经兴衰流传至今,清朝中期为佛头黑陶最鼎盛的时期,全村不足50户人家,仅陶窑就有20多座。当时流传的歇后语“佛头寺的黄盆——一套一套的”,可见佛头寺泥陶在黄河口一带的影响。

  李建兴自幼随父辈学习制陶,至今已经30多年了。制陶学习的过程他称之为“玩泥”,更像是一种乐趣、热爱所在。

  “你看这泥又细又滑,都是在地下深一米多的地方挖出来的。”说着,李建兴拿出了一块泥,反复在案板上揉压,就像和面一样。随后,打开电动拉胚机,在不停地旋转中,一团红泥竟在他双手的按压、捏磨中站了起来,李建兴用指尖感受器壁的薄厚,不断的拉升攀高,调整到合适的高度,陶器的雏形已经出来了。李建兴一边做,一边介绍着后面的工序,晾干后的陶胚厚薄不匀,需要用工具进行修刮整齐,再用清水洗去尘土,便可以画胚、上釉。

  师傅们手执笔杆,随意落下的几笔便形成花卉、人物等各色图案,使呆板的毛坯有了生机。而上釉则是千人千变,不同的手法又会有全然不同的效果,光滑明亮的陶器就成型了。不仅如此,现在的陶器还采用立体雕、镂空、彩陶、手绘等多种手法,多元的方式受到了更多人的喜爱。

  入窑烧制是陶器制作中非常重要的一道工序,直接关系黑陶的品质。而“窑变”是其中最关键的步骤。李建兴说烧制黑陶时需要用木柴或煤炭文火细烧,之后再大火猛烧,大约24小时后,还要“停火闷窑”,加入一项特殊工艺“窑变”,让弥漫在窑中的浓烟通过科学的熏烟渗碳原理,将烟中的碳粒渗入胚体而呈黑色。黑陶的壮美与古朴让人们忍不住驻足凝神,大气而豪放,宁静而致远的意境在其身上展现的淋漓尽致。

  眼下,李建兴正研发新品——黄河泥壶。顾名思义,其原材料选自黄河冲积带来的淤泥,其造型古朴,透气性、吸水性强,沏出来的茶汤色而清润,闻之清香扑鼻。“我们的泥壶兼具实用性与美观性,南有紫砂嘛,希望以后人们提起来北边,能想到咱们黄河口的泥壶。”

  同目前大多数的非物质文化遗产处境一样,佛头黑陶的工艺也同样面临着失传的尴尬境地。“现在年轻人都不愿意抱着一块泥巴摆弄,传承是当前的难题。我自己在研究所里开设了研学游,让学生们能够近距离接触学习制陶技艺,期待能把这门手艺传下去。”

初审编辑:马宝涛

责任编辑:丰丽莎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